第十九章:网络店主_我在黄泉有座房
笔趣阁 > 我在黄泉有座房 > 第十九章:网络店主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十九章:网络店主

  每次穿梭在黄泉和现实时,那种紧绷的拉扯感越演越烈。

  就像是充气火箭里的气压达到极限后。

  “噗嗤”的一声,整根火箭就会被喷发出去。一下将自己从黄泉中拉回到现实。

  当丁小乙重新回到酒店的时候。

  外面的天色已经是在中午了。

  “叮铃铃……”

  座机上响起来自总台的铃声,丁小乙按下免提后,不出意外,是催促自己尽快退房的客服。

  当即匆匆洗漱后,丁小乙重新换上一套备用的衣服。

  背上背包,在退掉了房间之后,随意找了一家饭店简单的吃了一份面条。

  这时候饭店的电视里刚好在播放一条新闻。

  【最新消息,经过联盟警探们的不懈努力,终于将本市多起抢劫犯罪嫌疑人捉拿归案……】

  电视画面上,所谓的嫌疑人头戴着黑色蒙面布,在几位人高马大的警探押送下,从车里走下来。

  “嗨,终于抓到了!这种祸害,就该死!”

  饭店里同是吃饭的人,不免讨论起来,毕竟这件事就发生在自己的家乡,和每个人都有种息息相关的感觉。

  无论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,当提及自己家乡的时候,谁都会希望自己的家乡,永远太平安宁。

  丁小乙从始至终,都只是埋头吃面。

  对于新闻上的报道并没有放在心上,因为他很清楚,这个抢劫犯已经死了。

  在自己遇到他的时候,就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,只不过还有着活人的意识。

  匆匆吃过饭后,丁小乙就背着背包,乘坐悬浮车前往东大街。

  按照手机上信息的定位,来到了义马街口121号。黑红色的大铁门,是一间平房宅院,按响了门铃后,就隐约的听到门后有人走动的声音。

  “谁啊!”门后传来询问声,大概等了一阵后,黑红色大门才被拉开,

  一位穿着黑色麻衣的老太太将门打开一道缝隙,看不出老人的具体年纪了,但应该八十朝上,身上的肌肉都已经松弛下来,感觉胳膊上的肉坠下来的就像是一层皮子。

  但精神饱满,面容红润,看上去很慈善亲切,想来这位老太太年轻的时候,外貌也不会差到哪里去。

  “请问您有什么事情?”

  丁小乙微笑着,扬起手上的手机,给老太太看下上面的信息:

  “昨天是我打电话来租房的。”

  老太太思索了一下,似乎在回忆昨天的事情,又看看一眼丁小乙的手机后,这才想起来两人今天的约定。

  “你好,年轻人,快请进来吧。”

  老太太脸上扬起很慈和的微笑,将房门打开为丁小乙让开进来的路。

  虽然已经很大的年纪,但丁小乙能够从这个老太太的身上感受到很高的素养。

  一进大门,凉爽的清风迎面袭来,吹灭了丁小乙身上带入的燥热。

  他目光一扫,是两层小楼房,复古的建筑,木制的房梁,偌大的院子里,左右种着两颗老树,树高冠大,树荫覆盖着偌大的院子,令这个酷热的夏季里,也能感受到一份凉爽。

  树荫下,石头雕琢的桌椅,布置的很是讲究。

  给人的感觉,一种穿越似的古色古香。

  “请坐吧。”

  老太太示意丁小乙坐下,并且为丁小乙倒上了一杯热茶。

  “好,谢谢奶奶,您怎么称呼。”

  双手接过茶水,丁小乙轻声询问道。

  在昨日电话的时候,他就听得出对方是个上岁数的老人,只是没想到年纪已经这么大了。

  哪怕以现在联盟的医疗手段和各种疫苗的研发,免疫了人类大多数的不治之症。

  但人类的寿命反而并没有真正的得到延长。

  甚至因为高负荷的工作和压力下,很少有人能够活到高寿上。

  “叫我张嬷嬷就行。”张嬷嬷矜持笑道。

  “那您就叫我小乙吧。”丁小乙说着从钱包里拿出自己的身份卡递过去,好让张嬷嬷确定自己的身份信息。

  或许是因为自己自幼没有父母,是老头子把自己一手带大起来,以至于丁小乙对于上了年纪的老人还是非常的亲切,并且很乐意与这些老人打交道。

  因为这些上了年纪的老人,一辈子漫长的岁月中,总会有着属于他们故事。

  丁小乙的举动,令张嬷嬷非常的满意。

  对面前这位充满朝气,且非常礼貌的年轻人有了不少好感。

  最重要的是,这个年轻人并不像是其他的租房客那样,要么懒散拖拉,要么拖家带口,亦或者是过于浮躁夸张。

  “我年纪大了,身体也不好,以后的日子需要长期在疗养院生活,这里是我长大的地方,也是我唯一的家。”

  张嬷嬷说到这里,满是皱纹的双手,轻轻摸在身旁那颗老树上。

  那双浑浊眼睛里一时有些朦胧起来。

  仿佛是陷入了某种回忆中一样,那个时候,这颗大树下,总会有几个毛皮的熊孩子嬉戏打闹的声音。

  那个时候,人们并未住进高耸入云的楼房。

  家家户户门对着门,彼此一条街上的邻居,都会互相串门子,聊家常。

  就是逢年过节,那些叫不上名字的叔叔伯伯们,总会在院子里喝的酩酊大醉。

  那时候哥哥姐姐们,会拉着她守到夜里12点,在午夜的钟声下,看到满天的烟花。

  张嬷嬷过了好一阵后,才惊觉到自己身边还有客人。

  赶忙回过神,手指轻抹去眼角的泪花,向丁小乙抱歉道:“不好意思,人上了年纪,总是会不自觉的发呆。”

  老头子也经常发呆,而且有时候自己坐在院子里一坐就是一下午。

  所以他很能理解这种情况,诚恳点头道:“没有关系,可能是这里留给您的回忆太宝贵了。”

  丁小乙表现出来的从容和耐心,令张嬷嬷感到非常的意外。

  即便是他的孙子们,也很难和自己坐在一起聊天喝茶。

  年轻人,谁不是心思活跃,喜欢新鲜的事物。

  要让他们那些年轻人来陪着自己这个老东西,彼此也聊不到一起去。

  “这里每个月的租金,是两千联盟币,我可以只收你一千,前提条件是,你要帮我照顾好这里,我不想看到房间里的家具落了灰尘,也不想看到角落里生出了蛛网,你如果愿意,我们就可以签订合同。”

  丁小乙看得出来,这位张嬷嬷绝对不是缺钱的主。

  就这院子,这复古的房屋,木制的房梁,以及庭院的布局来看,就这一栋院子,也是价值不菲。

  之所以出租出去,其实不过是想要给房子找一个伴,不至于让房子时间长了荒凉了。

  “您真是一位慷慨的长者,我想我会照顾好这座房子,直到您康复后回家。”

  他的附和让张嬷嬷很满意,眼眸轻转道:“那就先付半年的租金吧。”

  6000联盟币,租下这家两层小楼,独门小院,简直是划算的不要不要的。

  就算是那些楼房,也不止这个价。

  虽然地址是在老城,并不在S市的商业中心地段。

  但对于自己来说又有什么不同的呢?自己又不是什么金融精英,也不是什么大老板。

  这里出门就是小吃街,左拐就是S市主干道九都路。

  对于宅男来说,这里简直是就最好的选择。

  在张嬷嬷进房间拿合同的时候,丁小乙就把背包里的钱拿出来,点出6000联盟币放在桌子上。

  等张嬷嬷出来的时候,看到桌上的现金,不禁深意的看了一眼丁小乙,笑着问道:“小乙,你是做什么工作呢?”

  工作!

  工作的问题,丁小乙心中一怔。

  是啊,自己做什么工作?

  家里都破产了,自己也没有合法的收入来源?总是宅在家里,却是大量的购买物品,时间长了总会引起一些人的怀疑。

  所以他需要一份工作,一份能够解释自己收入来源的工作。

  但是,工作又不能束缚他,影响到他回家里赶海,也就是说,要有足够的自由度。

  所以经过再三的考虑后,排除掉不合适的职业后。

  剩下的职业就屈指可数,想来适合自己的,无非就两个。

  第一个是网络工作者。

  在现在网络发达的时代,网络工作者已经常态化,再也不会出现历史小说上那些夸张的桥段。

  例如把某个网络电竞高手,送进可怕的非法学校,最终被活生生折磨成傻子。

  这在今天看来,这种桥段实在是夸张的过分。

  还有史书上记载的那些非法改造学校,更是无处不透露出愚昧和无知。

  所以网络工作者会是一个很不错的身份掩饰。

  但问题是,这种工作者实在是太容易被查到底子。

  只需要手机上稍微查一下,就能查出工作者的信息,毕竟现在可是信息公开的时代,所以网络上也是前所未有的干净和谐,连骂人都要斟酌再三。

  毕竟网络上的账号都是实名制,说话是要负责任的。

  这个工作,自己不能做。

  所以丁小乙选择了第二项合适自己的工作,抬起头来,面容上展露出阳光的笑容,向面前张嬷嬷道:“我是一名网络店主!。”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gddlt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gddlt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